观察|蹒跚22年俄白联盟进入快车道

“谁要是不对苏联解体感到惋惜,谁就没有良心;谁要是想重建苏联,谁就没有脑子。”这曾是上至俄罗斯总统、下至俄平民百姓都喜欢的一句线年后,在后苏联空间里,“俄联”成为一个热门线日,在俄白联盟国家最高委员会视频会议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签署了落实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批准涉及俄白两国工业、农业、运输、金融等28个行业的一体化计划,同时明确了在2021年至2023年设定俄白联盟国家条约的基本方向。不仅是经济一体化,两国领导人还强调,包括政治和国防军事在内的所有其他领域,两国都将加强协调。

2021年11月4日,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在莫斯科以视频方式参与会议。当日,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两国元首参加的俄白两国联盟国家最高国务委员会视频会议上,普京和卢卡申科签署了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联盟国家军事学说等一系列文件。两国领导人强调,将共同维护历史精神价值,共同抵御外部力量干预两国内政。(视觉中国供图)

一体化法令的签署,意味着推进俄白联盟国家建设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大步,俄白联盟步入快车道。

俄白联盟本身并不是新鲜事物。苏联解体后,当其他独立国家都在努力与俄罗斯保持距离的形势下,白俄罗斯却反其道而行之,主动与俄靠近。1999年12月8日,在《别洛韦日协定》签订8年后的同一天,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莫斯科签订了《建立俄白联盟国家条约》。在苏联这一“大家庭”不复存在的背景下,俄白选择重新组建一个“小家庭”。1991年,也是在12月8日,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舒什克维奇和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在别洛韦日签订协定,宣告苏联作为一个国际法主体不再存在。

从分手到再携手,俄白联盟是双方的战略选择。白俄罗斯对俄罗斯有着重要的地缘战略意义,在北约、欧盟双东扩的挤压下,俄白联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对俄的冲击。俄白联盟的形成,在从黑海到波罗的海之间形成的对俄挤压半弧形防线上打开了一个重要的缺口。

除了制衡原因,斯拉夫情结是让俄白选择再携手的另一个因素。不管两国领导人是否承认,俄白结盟都暗含了两国百姓对苏联时期无限风光的怀念。当年还是年轻政治家的卢卡申科毫不掩饰他的观点——同属斯拉夫民族,是能够把苏联所有民族联合起来的核心因素。共同的种族和历史、共同的语言和文化、共同的宗教信仰,东斯拉夫人民的共同情结,让俄白联盟有了充分的地缘情感基础。

除了安全需求、情感归宿,正如日常婚姻家庭离不开柴米油盐一样,俄白“复婚”自然离不开经济上的彼此需要。俄罗斯既是白俄罗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又是其能源供应国;白俄罗斯则是俄罗斯对欧贸易和能源出口的重要通道,两国在经济上存在着较强的互补性。

在叶利钦时代,俄白联盟之路曾经历了“三级跳”——在从1996年至1999年的短短四年间,“俄白共同体”先是发展为“俄白联盟”,再升级到“俄白联盟国家”,整体推进速度较快,磕绊也少。《建立联盟国家条约》的签订,对两国意义深远。当时,卢卡申科握着叶利钦的手说,“条约(《建立俄白联盟国家条约》)是进入21世纪我们两国关系的基础”;叶利钦则深情地回应说,“直到永远”。

“蜜月期”互许的诺言,到了现实婚姻中,兑现过程却不能总是那么如意,俄白联盟这桩“婚姻”亦是如此,特别是总要面临外部环境的考验和诱惑。其一,需要面对西方国家的离间。“9·11事件”之后,因为联合反恐,俄与西方的关系一度好转,俄罗斯对白俄罗斯的地缘战略需求有所下降,俄国内开始更多地从经济层面衡量俄白两国关系。由于西方的拉拢,2009年白俄罗斯加入“东部伙伴关系”计划,此前一直极力促成俄白联盟的卢卡申科在2016年甚至表示,白俄罗斯外交政策不会在东西方、在俄罗斯与欧盟之间作出选择。其二,需要克服俄白“婚姻”内部的不和谐因素,既包括俄白双方在联盟国家建制问题上存在的分歧,也包括两国在经济融合上的困难重重、在能源合作方面此起彼伏的冲突与摩擦,等等。

俄白联盟国家建设的推进,不仅面临着西方的挤压、瓦解压力,还要应对来自国内反对派的质疑之声。在俄罗斯,不少人担心,经济状况不佳的白俄罗斯会成为俄罗斯的沉重包袱。在白俄罗斯,卢卡申科被指责出卖国家主权。因此,俄白总是在围绕经济合作的具体问题上纠葛、摩擦,卢卡申科也总是在强调,联盟国家要建立在主权自主的基础上。

当“新婚”的浪漫与激情逐渐退却后,理念上的不一致性、利益上的不对称性,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俄白“婚姻”充斥着口角、摩擦,甚至厌倦和失望——双方既渴望尽快建立充分一体化,又不得不面对不能切实完成具体目标的失望。

今年是《建立俄白联盟国家条约》签署的第22个年头,双方已经步入“青铜婚”时期。青铜是一种硬度较强、耐磨且色泽好、亮度高的金属,就像夫妻之间,寓意婚姻生活经历了22年风吹雨打依旧坚固如初。11月4日适逢俄罗斯“民族团结日”,选择在这一天签署俄白联盟一体化法令,显然有着深层用意。正如白俄罗斯政治学家卡尔巴列维奇所言,在象征着和平、友谊、合作、相互理解的俄“民族团结日”推进俄白一体化进程,象征着俄白两国人民间的亲密关系,同时也是两国一体化理念的最佳呈现。

时至今日,除了双方之间早已建立起来的亲情之外,现实政治利益和安全需要,是俄白联盟的“平安符”——吵而不分、大局为重,合作是主旋律,一体化符合两国共同的安全诉求。

外部大环境越恶劣,会促成内部小环境内的抱团越紧密。目前,白俄罗斯和波兰边境地区,已成为西方阵营和俄白联盟较量的最新前线。欧盟指责白俄罗斯以输送非法移民作为报复欧盟制裁的手段,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8日发表声明,称欧盟将出台新的针对白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冯德莱恩还表示,欧盟将探索如何制裁的问题,包括将从事人口贩运活动的第三国航空公司列入黑名单,矛头直指俄罗斯。俄罗斯方面则通过多种方式显示了对白俄罗斯的支持,近日俄远程战略轰炸机还在白俄罗斯空域执行了联合巡逻任务。

值得强调的是,在11月4日签署落实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时,普京和卢卡申科同时签署了更新版的“联盟国家军事学说”。最新发生的事情,更加印证了普京所言:俄白应创造稳定、安全的外部边界,共同抵御外部力量干涉内政的企图;“联盟国家军事学说”是对给两国带来安全威胁的所谓“西方集体”的强有力回应。

曾几何时,在俄白联盟建设的过程中,现实努力被口头声明代替,实干被空谈代替,两国民众总是为领导人充满激情的演说而激动不已,之后却一次次陷入无奈和失望之中。俄白联盟建设需要两国更加踏实地加以推进,需要从政治性宣言转入更加复杂的实际工作中去。目前,两国民众在俄白如期签署的联盟一体化法令中看到了希望。

俄白联盟这条路之所以能一直走到今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两国领导人的强烈推动意愿。值得关注的是,日前有消息称,普京总统已经为他退休生活作好打算。那么,到了后普京时代,俄白联盟是否还能按照既定日程有序前行,仍值得观察。(作者简介:毕莹,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斯拉夫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