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战争巨人和哥布林小故事 巨人鲁特和哥布林铜币[多图]

皇室战争公主塔因为在之前的战役中被敌方的火箭击倒后,需要进行修复,于是小气的国王派遣了巨人鲁特和哥布林铜币来进行公主塔的修复工作!那么这两者体型相差悬殊的小伙伴之间会发生哪些温馨的小故事呢?

皇室战争巨人和哥布林小故事 巨人鲁特和哥布林铜币[多图]图片1

今天的天气真不错……

阳光明媚而不刺眼,云层的厚度也恰到好处,温度、湿度,吹在皮肤上的微风,一切都令人心旷神怡。

如果能忽略竞技场上弥漫的硝烟味就更好了。

巨人叹了一口气,地面上立刻产生了一道小小的飓风,弥漫的尘土盖过了他的脚背,他赶紧闭上了嘴巴。

作为一个合格的,经验丰富的巨人,要时刻注意自己对周围环境造成的影响……不然很容易在无意间伤害到其他人。

比如说脚下那只忙碌个不停的哥布林。

“巨人,你在干什么呢?”哥布林仰头大叫道,“刚刚那阵风差点没把我吹出去!“

“啊,抱歉,我刚刚走神了,下次会注意的。”巨人轰隆轰隆的声音从公主塔的上方传来,“还有,叫我鲁特就好。”

“好的,巨人鲁特,”哥布林继续大叫道,“我是铜币,下次打哈欠的时候请你注意脚下。”

我刚刚可不是在打哈欠……鲁特想要反驳,但初春温暖的阳光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确实有些犯困了……但是手上的工作还没有完成,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

鲁特揉揉眼睛,继续投入到修复公主塔的工作。

本来不论是公主塔还是国王塔,都可以在战役结束后直接用圣水完全修复,但是吝啬的国王拒绝在没有紧急战事的时候“浪费”宝贵的圣水,选择靠廉价的人力进行修复。

于是巨人就被拉来充作主要的劳动力,谁叫他体格足够大呢,就算是重建一座公主塔,在巨人手里大概也就和在沙滩上堆个沙堡难度差不多——国王是这么说的。

很显然,那个老东西只是想压低工钱罢了。

修建公主塔的当然不是堆沙堡那么简单,老实说让巨人毁掉一座公主塔很容易,但是要让他来修复被自己打坏的公主塔,这对巨人来说难度实在有些大。

“毁坏总比建设容易”,而且容易很多。

一只哥布林自告奋勇地接下了巨人完成不了的活儿,巨人负责把散落的建筑碎块重新接合在一起,哥布林用圣水修补塔身的缝隙和缺口——这样一来消耗的圣水就比直接修复的花费少多了,老国王也捏着鼻子同意了这个方案。

本来哥布林的活儿应该是由矿工来做的,他最擅长这个,但人家瞧不上这点工钱……

哥布林铜币顺利接手了这份工作——以矿工手下打杂伙计的身份。

至于巨人,他不在乎薪酬,那点钱还不够他一口吃的……他的吃住由国王负责,于是国王交代工作给他的时候,巨人也不好推辞。

于是两人(?)就这么接下了修理公主塔的任务。

皇室战争巨人和哥布林小故事 巨人鲁特和哥布林铜币[多图]图片2

…………

在之前的战役中,这座公主塔被敌人的火箭当头砸中,拦腰截断——老实说下半截的塔身根本就是被炸了个粉碎,只剩下一小截孤零零的塔基还留在竞技场上。

塔顶倒是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了,这部分结构被火箭炸飞后正正地插在地面上,维修的时候倒是省了铜币许多功夫。

哥布林满竞技场找来原本属于公主塔的碎石,然后用圣水把那些零零碎碎的玩意重新拼接成塔身——其实要说的话竞技场上所有的设施都是圣水生成的,这样的设定实在是毫无道理,但既然连60英尺高的巨人都出现了,合理性什么的还是早点丢到废纸篓里的好。

那么,拜方便的圣水所赐,哥布林铜币很顺利地凭借一点点拼图的手艺,成功地复原了公主塔的下半截塔身。当然,巨人的帮助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些哥布林搬不动的“巨大”碎块,巨人只要用两只手指就能轻轻松松地捻起来……

这并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铜币想到,毕竟巨人的食量摆在那里,而且体格太大做什么都不太方便……

“工作工作……”铜币重新集中注意力,继续进行剩下的修理工作。被火箭炸碎的部位主要集中在塔身,所以被气浪掀飞的上部分塔顶反而没有受到多少伤害——铜币现在正是在进行这部分塔顶的修缮和检查工作。

损坏的部位很少,应该说以铜币的水平也不能做到面面俱到,总之,修理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只要拜托巨人把这截塔顶“拼”到塔身上就好了——接合的工作就交给圣水完成。

“鲁特,看这里!”铜币跳上修好的塔顶,朝着巨人使劲挥手大喊道,“接下来就是你的工作了!”

“我知道了,把这部分拼上去就好了吧,”巨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一片巨大的阴影同时覆盖下来。

那是巨人的手掌。类似的景象铜币已经见过很多次了,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恐怖的。

“小心点,鲁特,”哥布林嚷嚷道,“这是整座塔最精细的部分,我真怕你把它捏碎了。”

“巨人很擅长控制自己的力量,”鲁特闷声答道,“不然日常生活的时候会很麻烦。”

巨人蹲下来,用两只手捧起塔顶——像是用纸盘托着一块蛋糕似的,他慢慢地站起来,塔顶随之脱离了地面的束缚,带起了一些新鲜的泥土。

这部分塔顶原本是头朝上斜插在地面上的,老实说,看起来莫名地有趣,像是一个具有颓废气息的后现代艺术作品。如果不去管它的话,也许可以作为一个特别的装饰品留在竞技场——并且可以时刻提醒国王记住这场失败的战役。

当然,那个吝啬又小心眼的国王是不可能同意这个提议的。他只会大发雷霆,然后削减自己的薪水,并建议自己吃草度日。

“他上个月把竞技场的除杂草工作交给我们这些哥布林,并在我们要求增加额外报酬的时候宣传植物纤维的可食用性,说什么‘哥布林就去吃草好了,还要什么加班费’,要不是因为薪水太低大哥又乱花钱谁会去吃草啊!混蛋国王为了省钱的混蛋想法……”

铜币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结果不小心灌了一肚子风,连着打了好几个嗝才缓过来。

“话说回来,怎么风突然就变大了?”铜币嘟囔了一句,准备从那塔顶上下来,这时候他发现自己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漆黑的旋涡——那旋涡中倒映出了一个哥布林的影子。

旋涡突然向后退去,一张迷茫的大脸几乎填满了铜币的整个视野,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正处于什么状态了。

“巨人!”铜币大叫道,“我还没下来呢!”

“抱歉,铜币,我又没注意到你。”巨人慢吞吞地回答道,“你知道吗,其实每个巨人都会有那么点近视……”

“每个哥布林还都恐高呢!”铜币紧紧抱住一块飞檐,大叫道,“我现在腿都软了!”

“淡定一些,你看我,一直都是这么高的视角,看脚底下的哥布林就和你们看蚂蚁差不多,但我从来不恐高……”

“我双脚着地的时候也不恐高!再说你不是说自己近视吗,你是怎么看到脚底下的哥布林的?!”

巨人一时间有些语塞,于是他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露出了一个无事发生的笑容。

铜币这次腿是真软了,他无声地瘫坐在地上,直到巨人恢复双手捧住塔顶的动作时才发出了接近崩溃的惨叫。

“抱歉,我又做错了什么吗?”巨人这次真的有些迷茫了。

眼见着巨人又有挠头的迹象,铜币硬生生止住了惨叫声并拼命摇头,同时挤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

“那就好,”巨人挠了挠头,有些羞赧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自己被你讨厌了……”

铜币呆愣地看着巨人,好半天挤出一句话:“不客气……”

巨人看起来挺开心的,万幸他还记得自己的工作——在铜币鼓励的目光注视下,他小心翼翼地(大雾)完成了最后的塔顶与塔身连接工作。

一座完整的公主塔——至少外表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内部的陈设和部分通道仍然是损毁的状态,但既然不影响公主塔的主要性能,铜币也没必要进一步去修理——更何况他只是个半吊子。

消耗足够的圣水可以完全修复,但老国王提供的圣水量只是完成目前的工作就很勉强了,剩下的圣水砌个茅坑都不够,就这还得全数上交不得私吞,老国王简直是抠门界的传奇。

“铜币,塔已经全部修好了,你怎么还不下来?”

“我倒是想下来,可现在我一往下看就腿软……下个锤子。”

铜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把自己呈大字型摊在塔顶的地面上,注视着天空中明媚柔和的阳光。

空气的湿度恰到好处,塔顶的微风比地面上也清新了很多,恼人的硝烟味早已淡去了不少,在这里更是只有一丝极细微的痕迹残留在空气中。

“天气真好了,”铜币不自觉地喃喃道,“特别是完成工作之后,感觉天都晴了不少。”

巨人没有听到铜币说了什么,他站在塔边挠着头,思忖着要不要直接把铜币“拿”走一起去交任务——他对自己的力量控制能力确实很有自信。

“鲁特,”铜币似乎是看穿了巨人跃跃欲试的动作,抢先打断他说道,“这次的任务你帮我一块交了吧,薪水是和补贴一起发的,所以我不去也没关系。”

“这样啊,”巨人略一思索,答应了这个请求,临走时他挥了挥自己巨大的手掌,问道,“你要我帮你从塔上下来吗?”

“不用了,”铜币依然保持着躺在塔顶的姿势,阳光洒落下来,暖洋洋的感觉流遍他的全身,让他完全不想动弹,“到时候,我会自己下来的……”

“好吧,”巨人挠了挠头,慢慢地一步步转身离去,在这个过程中,铜币连一丝震动都没有感觉到。

“他确实很擅长控制力量……”他昏昏沉沉地想着,“领到工钱后买一罐枫糖好了……”

“哥布林也可以试着享受生活嘛……”

“……”

午后的阳光下,一只普通的哥布林酣睡在无人的塔上,四周静谧无声,只有偶尔的鼾声响起。

————————————————————————

PS:睡醒之后,铜币花了半小时从塔上爬下来,其中花在墙梯上的时间不足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