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停更《红警OL》被指涉嫌不正当竞争“氪金”超亿元玩家组团维权

“我们现在就像是那种约好了朋友,换上了新装,买好了门票,打算去迪士尼好好体验一把的游客,但入园之后发现没有主题乐园、没有城堡、没有巴斯光年,只有光秃秃的旋转木马在一圈一圈转……”玩家李潜如此描述他当下的游戏体验。

李潜是《红警OL》手游的忠实玩家,截至目前,他已经向游戏中的虚拟世界充值十万余元。但近三个月来,大额的现金投入带给他的并不是游戏中奋勇战斗、恣意潇洒的畅快体验,而是权益屡被侵犯,却难以维权的苦闷和憋屈。

“所有的游戏活动都停更了,这游戏还咋玩下去?”李潜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字节跳动入股红警研发方有爱互娱不久之后,腾讯互娱就停止了该游戏的正常运营,导致玩家游戏体验大打折扣。

天眼查显示,2020年9月,字节跳动全资控股的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入股有爱互娱,持股比例5.9%。同时,全资持有海南有爱互娱科技有限公司的北京止于至善科技有限公司也于9月29日发生工商多项变更,字节跳动以100%的持股比例成为其新的实控人。

在李潜及多数游戏玩家看来,腾讯方面突然停更《红警OL》与字节跳动入股相关。“这可能涉及到他们之间的商业竞争,但这不能构成损害玩家权益的理由吧。”在玩家专门组建的维权群里,这样的声音并不少见。

一位法律行业专家告诉记者,目前,腾讯方面的行为不仅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而且涉嫌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行为。

对此,记者联系腾讯方面采访,但对方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最新的游戏更新公告之后,未做更多回复。

如今,《红警OL》玩家维权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但事情的开端,还需要回溯至三个月前。彼时,盼望着游戏2周年庆活动的玩家们没有等来游戏版本及相关活动的更新,却等来了游戏下架的消息和发放“金条”(游戏中所使用的虚拟货币)的公告。

2020年10月,腾讯方面忽然关闭了《红警OL》的下载渠道并撤下了心悦俱乐部中关于该款游戏的全部内容,同时取消了原本应该在10月下旬更新的周年庆版本及相关内容。

2020年11月23日,有爱互娱发布公告,称研发团队已经准备好了2周年庆典的活动,并在得知《红警OL》不可以更新内容之后,积极与发行方腾讯互娱沟通,请求对方开放内容更新的权限,但没有得到许可;之后有爱互娱又跟版权方一起推动内容更新的许可权利,仍没有取得成功。

与此同时,腾讯虽然没有进行版本更新,却发布了发放“金条”的福利公告,宣布开展为期一周的“金条”发放活动。然而,这一条看似送福利的公告却直接在“氪金”玩家中炸了锅。

“这样一来,游戏里面的货币体系就乱套了。”李潜告诉记者,“7天的‘金条’发放导致游戏世界迅速通货膨胀,原来花4000多元才能抽到的‘皮肤’可能只值几百块钱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账号在交易猫平台是可以变现的,但通货膨胀以后,号基本卖不出去了,不值钱了。”

此外,多名玩家强调,《红警OL》的游戏体验已经一再打折,腾讯甚至通过在游戏内发布广告及发放福利的方式引导老玩家放弃《红警OL》,并为其旗下另外两款同类型手游导流。

“版本和活动的停更已经让游戏基本没了玩法,再加上现在玩家流失越来越多,人都走了,游戏的趣味性也不剩啥了。”李潜告诉记者。

七麦数据显示,2020年10月以来,《红警OL》在游戏畅销榜中的排名不断下降。2020年10月28日,其在总榜中排名第60,在模拟游戏榜中排名第5,在策略游戏榜中排名第17。但2021年1月13日,《红警OL》在上述榜单中的排名已经下滑至第225位、第13位及第49位。

尽管如此,《红警OL》还是有一大群忠实玩家不愿放弃,每天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游戏恢复正常运营。

“大家对这个游戏有情怀。”早在1996年,“红色警戒系列”就作为即时战略游戏风靡全球,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IP代表着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而且即使不是怀旧,游戏玩得久了也会因为联盟间建立起来的战友情对它难以割舍。”李潜说。

《红警OL》建构了一个架空的虚拟军事时空,玩家可以扮演指挥官的身份,去建造自己的阵营,招募更多的部下,与其他玩家共同抵制幽灵的侵略。同时游戏拥有英雄、战略、芯片等战斗培养元素,还引入泰伯利亚战争、联合军演、航海远征等PVP玩法,其中实时的世界联盟混战是体现游戏互动性、趣味性、吸引力的主要特色。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vivo涉嫌诱导未成年消费游戏充值、恶意扣费 沈炜如何抽薪止沸? 互联网315进行时

·疑似魔域游戏玩家持刀闯入:福建网龙七名员工受伤 旗下多款游戏被指涉赌

明闪闪说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整理而来,意在方便用户测试使用。
明闪闪 » 腾讯停更《红警OL》被指涉嫌不正当竞争“氪金”超亿元玩家组团维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