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给电竞带来了什么?

11月15日,2020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PEC)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落幕,来自世界各地的15支顶尖队伍,最终决出了冠军——来自PEL的NV-XQF。

从2019年5月发布电竞生态基础计划,到2019年10月正式启动PEL联赛,再到现在的PEC以及即将开始的全球总决赛,《和平精英》在战术竞技类的电竞化上走出了一条新的路。

关于电子竞技的起源,有一种说法是在1986年美国ABC频道的直播上,直播了两个孩子PK任天堂游戏机。

这种说法对不对并不重要,从电子竞技的发展来看,我们会发现电子竞技的形式几乎处于一个固定的形式,NVN的红蓝对决。

在电子竞技线款代表着电子竞技的产品,两款RTS《星际争霸》、《魔兽争霸》,一款FPS《CS》。其中《星际争霸》、《魔兽争霸》是1V1,而《CS》是5V5。

这三款产品中,《星际争霸》代表了韩国的玩家,《CS》代表了欧美的玩家,《魔兽争霸》则代表了中国的玩家。

当时的市场上并不是没有其他的电竞项目,赛车类的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细分,在WCG赛场上,从2004年开始就常驻赛车类的产品。但是RTS和FPS才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其它品类对这两大类根本形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真正对这两个大类形成挑战的是以以RTS为基础衍生的MOBA品类,《DOTA》、《英雄联盟》、《DOTA2》也接过RTS的大旗,和FPS形成又一个统治的局面。

这一局面持续了将近10年,当我们会看2010年到2020年这10年的电子竞技,代表性的产品,无外乎《英雄联盟》、《DOTA2》、《王者荣耀》为代表的MOBA,《CS:GO》、《守望先锋》为代表的FPS。

但无论是从RTS+FPS,变成现在的MOBA+FPS,不变的是,电子竞技的主流形式依旧是NVN。

这一点其实并不意外,我们回看传统体育,真正代表性的品类大多数同样是NVN,如篮球、足球、网球、橄榄球。当然,如田径、赛车、赛马等并不是这种形式,但距离主流总是差了点意思。

在所有竞技对抗中,两方是最好的展现形式,最大程度的发挥这项运动的魅力,观众的激情,电子竞技也不例外。

对此,腾讯互娱市场总监、PEL 联盟联席主席廖侃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战术竞技这个品类做电竞赛事跟既往常规的双雄PK有非常大的不同,我们在整个推进的过程当中没有太多的可以借鉴的对象,我们最后整个的体系应该说是我们自己在不断的摸索”。

在这个大的问题下,《和平精英》在电竞化由此诞生了一系列的小问题,比如那么多战队在一张地图上进行比赛,OB的视角改如何切换。

要知道1V1的RTS游戏还会经常出现因为选手的双线的MOBA虽然在技术发展后可以回放精彩镜头,但OB也经常漏掉一些关系到整个战局的细微操作,毕竟MOBA类有3条对抗线个人的比赛。

这样的问题放到《和平精英》上只会更加的突出,混战的形式让OB在视角切换上充满了挑战。

另外,在目标上,MOBA是以最后推塔为目的,RTS也是如此,而FPS的目标是击杀敌方,战术竞技的目标则是最后的存活,这也导致了很多比赛往往只有最后的决赛圈才有观赏性,其余时间都是以收集资源为主零星的摩擦为辅。

最后,在任何一项竞技运动中,对抗的过程追求的是公平,《和平精英》的对抗公不公平,可以说是公平的也可以说是不公平的。

在少数几局的对抗中,所考验的运气成分太大,比如落地位置的资源刷出的是什么,毒圈出现的位置等等,XQF能够拿下本次PEC的冠军一方面是他们的实力,作为S2的冠军XQF本身是PEL联盟中的豪门,但不可否认的是8局比赛,6局好圈的事实,在这样的机会出现时,XQF抓住了。

这种对抗必须要建立在大量的数据模型上,才能看做是真正的平衡对抗,而在这种少数的对抗当中,两个战队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绝对是那个运气好的获胜。

这些就是《和平精英》在电竞化上所需要解决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要打破NVN模式代表着电竞,就需要解决这些问题。

从市场的角度去看,没有任何一款产品比《和平精英》更适合去打破这样的成规,这一方面得益于它庞大的用户数量,另外一方面不管形式如何,产品本身的核心是玩家与玩家之间的对抗。用户数给了它做电竞的基础,产品的核心玩法是可以以此去进行探索的根本。

所以,我们看到了《和平精英》联赛PEL,看到了国际化的PEC,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在职业赛事方面,2020年度的比赛日均独立观赛用户已经超过了2600万,电竞赛事内容观看总量也达到了141亿。同时,在战队应援系统上线之后,产品内参与到战队助威的人次达到了860万。

从数据上来看,《和平精英》在电竞赛事当中已经成为了又一个现象级的赛事,他用实际行动去打破了电竞的标准化定义。

我们可以简单的分为几点去看,在观赛视角上,PEL每场比赛会提供3个战队视角,可以认为是主队,提供专门的导播进行服务,以此解决视角的问题。

在观赏性上,在缩圈的前两圈击杀分的翻倍,在淘汰分和排名分之间进行相关的挑战,让游戏的精彩程度更加紧凑,而不是聚焦到最后的决赛圈。

在公平性上,联盟以每周进行结算,在汇总到最后的赛季结果中,尽管在如PEC这样的8局比赛的杯赛中依旧会充满偶然性,但在联赛中已经渐渐解决公平性的问题,因为海量的赛事下运气是可以被忽略的。

当然,除此之外每周比赛决出一个冠军,奖金高达300万加100万的生态反哺,总决赛的奖金高达500万,按照廖侃的说法,“相对来说前期很可能会产生赛事精彩度质疑的问题,因此我们要把相对比较长的这种赛季周期变成一个又一个短的看点,产生更多的话题性,粉丝跟俱乐部的联动。”

在这个基础上,《和平精英》宣布2021年“和平精英电竞将会投入两亿奖金发展赛事”,以此继续促进赛事的发展。

综上这些原因并不能概括《和平精英》到底在赛事的探索上做了哪些事情,当然上述的那些问题也并没有完全的解决,一个品类在没有任何经验和前车之鉴的基础上,探索需要时间。

我们所看到的是,在传统的NVN之外,以技术的发展为前提,一种全新的电子竞技形式正在慢慢的出现,NVN已经不能代表电竞的全部。

“和平精英电竞为战术竞技类型的赛事找到了解法,这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标志着电竞进入了新的阶段,已经可以超越传统体育的经验,创新出一些新的赛事类型,自行寻找并形成与之匹配的赛事生态”,廖侃说。

明闪闪说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整理而来,意在方便用户测试使用。
明闪闪 » 《和平精英》给电竞带来了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