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大招也谈底部

大致方向还是在允许地方放松限购,房地产交易成本的降低,以及首付和利率的降低。具体措施可以自行搜索。

总体来说,羊妈出招还是和2008年和2014年底的招数很相似,但力度肯定没那时候大。加上2018年以后居民的资产负债表大幅度恶化,因此,这次会不会像2009或者2015,很难说。

从2005开始吧,2005的底部,本质上是宏观经济走出2003年非典阴霾,制造业融入WTO体系逐步赢得巨大红利的经济复苏期底部。

正如这波行情的龙头中国船舶代表那个时代的中国工业大崛起,2005年底部同时也通过股改这个重要的对价改革,重新挖掘了一波国企价值。以至于,2006股改过程中,大量的国有股不止没有因支付股改对价而贬值,反而在牛市中大膨胀了一回。

可能现在大家都已经淡忘了,其实股改当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操作,那就是对价,对价其实是一个非常市场化的操作,在股改之初,市场不看好,对价也很差;后来有所调整,激发了市场,决策层整体上是尊重市场的。

2008年从6000到1664,这个超低的底部和大震荡对后来的高层心理造成很严重的冲击, 股市keep stable 的思想从这个时候明确建立。

2012-2014这段熊市,应该看做是维稳体系的探索和建立,这段时间实际上宏观经济年年向好,房价每年稳定上涨,但股市一路向下;很重要一点是机构从2011开始具备了股指期货的对冲手段,从此具备了强博弈能力。

2015年的牛市是伴随创投泡沫和股权膨胀的牛市。其特征是是市梦率,你还记得大明园前的贾会计们,还记得PPT造梦的乐视么?让梦想来得更猛烈一点吧。

这一波牛市来的快去得更快,过程我们不再过多回顾。其成败的核心都在杠杆,当时非常宽松的杠杆(公开产品1:3)造就一波暴富。

这段时间,决策层安排了一批公募和券商当稳定器,但行情崩盘的时候,券商反而因为大量的股权质押杠杆成为了背刺。由此,高层对券商投下不信任票,虽然嘴上声称要做大做强券商航母,但真实行情里面,中信证券至今没突破2015高位。

2016-2019,公募上位成为市场稳定器。这是科班金融体系里面理想的市场内结构。

各位可能发现了,在我们上面的描述了,很少具体到点位,并不是点位不重要,而是我们要尽可能抛开点位去理解市场的内在逻辑。

在反身性原理之中,你越想稳定市场,越得不到稳定。因为你的稳定器力度越大,对市场的干扰也越大。

比如2019年成为市场压舱石的公募,今年亏成狗,就成为了市场最大的上行障碍。

2021-2022,按流动性周期来说本身应该是小牛市,比如在小票领域,就是这样,但宏观和恶化以及指数上的干扰到了极致。最后出来的就是一场熊市。

所谓暗线框架,类似我们画一幅图要先勾勒的骨架,很多变量会变,骨架大概不会变。

1、IPO常态化,多级市场,创业板不行换科创板,科创板不行换北交所。能有机会拿初始股权的人,总有机会。(初始股权IPO是权力最大的寻租区)

6、人口进入老龄化周期,风格保守化。总需求可能在一定时间内面临见顶和收缩。中老年需求有待挖掘、

回到开头,羊妈本次出招预示大底将近,但结合以上草蛇灰线,决定行情更多以短脉冲形式释放,即使有牛市,它也是人为的政策性的,类似1999.5.12之类的短暂而有后遗症的牛市。

总体来说,2023年上半年是这种行情最可能出现的时刻,之后需要明确降低预期。